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28|回复: 1

【国际风暴】为抗议工人领袖被捕,韩国工会将发动大罢工。

[复制链接]

74

主题

124

帖子

44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46
发表于 2019-7-7 15: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东方红 于 2019-7-7 15:07 编辑

【国际风暴】为抗议工人领袖被捕,韩国工会将发动大罢工。

原创:Kim Soo-yeon             工号52     2019-07-04

发表:2019-07-07
引言:
国内外各地民众运动风起云涌,有着丰富的劳工斗争经验的韩国工人在7月3日开始进行全国性的抗议活动,并将在7月18日举行全国总罢工。这次韩国工人抗议和罢工的原由是什么呢?他们的诉求是什么呢?韩国工人当今的组织情况是怎样的?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翻译了两篇对于此次韩国工人运动的报道,这两篇文章均是6月底的报道,解释了此次抗议的导火索、韩国的两个主要工会组织、“韩国民主劳总”与当局的关系及抗议组织的斗争等问题。通过此报道文章,我们可以大略了解了韩国当下的工人运动形势。


导火索:工人领袖被捕
6月21日,在首尔法院发出逮捕令后,警方逮捕“韩国民主劳总”(KCTU)主席金明焕,说他是有逃跑风险的危险份子。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他和“韩国民主劳总”干部因一项有争议的法案在国会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工会领导人称这项法案有延长工人工时的危险。

“文在寅政府不再是烛光革命的政府,”金明焕在他的逮捕令被发出前一个小时还说过。“事实证明,它是无能的和不负责任的。”

金明焕以“在国会前策划暴力非法集会”的罪名被捕。即使金明焕全面地配合了调查,政府仍选择拘留。

微信图片_20190707151345.jpg
韩国民主劳总主席金明焕在2019年6月21日举行新闻发布会,谴责政府的劳工政策,当天,以审查他因策划暴力非法集会的指控而被捕。

“文在寅政府践踏韩国民主劳总并将金明焕主席送进监狱。”目前担任代理主席的“韩国民主劳总”首席副主席金琼雅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金明焕主席的被捕,相当于文在寅政府向劳工界宣战。

6月24日,“韩国民主劳总”表示,它将在下个月举行大罢工,以抗议所谓的“自由派”文在寅政府镇压劳工。民主劳总在总统办公室青瓦台门前举行新闻发布会说:“因为金明焕被逮捕,我们将建立一个应急系统,将所有可用资源集中在抗议活动上,并立即进行全国性的集会。”

微信图片_20190707151353.jpg
“韩国民主劳总”(一个大型劳工组织联合会)成员于2019年6月24日在总统办公室青瓦台前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在其主席被捕后举行大罢工的计划。

该组织警告称,公共部门的非正式工人将在7月3日举行他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之后将在7月18日举行全国性罢工。

6月27日:金明焕缴纳了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9万元)保释金后获释,法院裁定对他的释放不会构成“破坏证据的风险”。

韩国的两个劳总组织
韩国有两个主要的工会联合会——韩国民主劳总(KCTU)和韩国劳总(FKTU)。后者是两者中较大的一个,政治立场也更保守。

这不是韩国当局第一次逮捕一名韩国民主劳总主席。“韩国民主劳总”主席,也是一个危险的工作,54岁的前铁路工人金明焕,是被逮捕的第五位“韩国民主劳总”主席。

“韩国民主劳总”的充分把握住新机遇,尽管不断遭遇挫折,但“韩国民主劳总”也在充分利用文在寅当局实施的的“新开放政治”。韩国工会联合会已经开始再次发展,扭转了14年的衰退趋势。过去两年中,在针对临时工和服务业工人新运动的推动下,已有20万名工人加入了“韩国民主劳总”,科技和零售部门也开始出现了新工会。

3月,“韩国民主劳总”已经有超过了100万成员,这一数字是精神和政治上重要跨越,并有取代其保守派竞争对手的威胁,它的对手“韩国劳总”是全国最大的工会组织。

“韩国民主劳总”与当局的关系
自1995年成立以来,“韩国民主劳总”经常调整策略以应对当局的反工人政策。

文在寅本人曾是人权律师和学生活动家,因其强硬的劳工和民主改革政治纲领,2017年5月竞选为总统。他将自己的劳工承诺概括为一句口号:“走向一个尊重劳动的社会”。

微信图片_20190707151406.jpg

文在寅政府的崛起,应该深深地感谢“韩国民主劳总”工会会员和普通公民。他们在2017年冬天走上街头,将腐败的威权主义者朴槿惠从总统职位上赶下台来,现在这一运动因夜间抗议活动中无数闪烁的烛光而被称为“烛光革命”。

微信图片_20190707151413.jpg

微信图片_20190707151417.jpg

微信图片_20190707151422.jpg

劳工界曾对文在寅政府抱有很高的期望,因为文在寅在2017年5月当选总统时,承诺建立一个遵守劳工标准并保障工人劳动权益的社会。

文在寅此前曾表示,前韩国民主劳总领袖韩相均被上届的朴槿惠政府逮捕,一直徘徊在他的脑海。

文在寅在劳工方面做出的关键承诺之一是,到2020年将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0,000韩元(约合人民币59元),并将工时制度缩短到每周52小时。他还承诺批准国际劳工组织(ILO)的主要公约。

微信图片_20190707151430.jpg

但他那“尊重劳动的社会”愿景模糊不清,他的许多承诺仍然没有实现,或只实施了一半。2017年7月,尽管企业反对,政府仍将法定最低工资提高了16.4%,达到每小时7,530韩元(约和人民币44.2元)。然而,它很快重新定义最低工资,将季节性奖金和某些现金福利纳入到工资中,削弱了加薪的效果。文在寅的竞选承诺——到2020年将最低工资提高到10,000韩元(约合人民币59元)——现在已经成为不可能了。

对于最低工资,劳工界要求文在寅遵守他的竞选承诺。但总统表示会灵活处理,因为最低工资的大幅上涨引发了小公司和商家的反弹。

由于劳工改革运动没有取得进展,“韩国民主劳总”与政府产生矛盾。

文在寅政府至今也未撤回上任保守派政府提起的一系列针对劳工的诉讼,这些诉讼要求工会成员赔偿因涉及罢工行为造成的财产损失和警察伤害,企图利用巨额赔偿威胁来挫败劳工的斗志。

对金明焕的逮捕,使人们进一步怀疑文在寅政府对打造“尊重劳动的社会”承诺。将一百多万工会会员的领导人以“逃脱风险”为由而拘留是荒谬的,特别是考虑到“韩国民主劳总”对文在寅政府的政治信任。

“韩国民主劳总”感到了背叛,它一直支持文在寅的大部分议程,包括他与朝鲜的和平进程。该组织在文在寅政府发起的数十项政策举措中发挥了核心作用,尽管它仍然没有参加经济和劳工政策三方委员会。

韩国政府逮捕了该国最大的独立工会组织领导人,这一举动彻底背弃了其曾支持劳工的论调。此次逮捕引发了这一激进劳工组织的强烈反对。该组织表示,文在寅政府背弃曾做出的优先改善工人生活的承诺,转而选择打压劳工组织。

可以预见,“韩国民主劳总”的声明将使韩国工人与自由派政府的关系更加紧张,并影响因就业市场低迷已放缓的韩国经济。

韩国民主劳总”的斗争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韩国工人平均每年的工作时间为2,014小时,而德国为1,356小时。在2015年,一个由企业、劳工界代表,和时任总统朴槿惠的保守党政府三方组成的委员会同意,逐步推行新规,以实现到2020年时,韩国工人的年均工时减少至1800小时。

当时参与联合会的代表是“韩国劳总”,是比“韩国民主劳总”更大也更保守的竞争对手。“韩国民主劳总”没有参加该委员会,以抗议政府的一系列反劳工措施和当时“韩国民主劳总”主席韩相均以及其他工会领袖被监禁。

韩国民主劳总抵制参加“经济、社会和劳工委员会”,该委员会是用于社会各方对话的总统理事会。它是政府、资方和劳工三方组织的扩展形式,旨在通过对话解决有争议的社会问题。

三方协议含有“灵活工时制”的附带条款,即允许雇主无需支付加班费,可延长某些季节性工作和临时工的工作时间至64小时一周,但每年最多不超过三个月。而该例外规定只有在大幅减少工作时间后方能生效。

灵活工时制系统要求将周工作时间调整为40小时,通过允许让工人在一定时期内加班但在另一段时间休息来弥补。“韩国民主劳总”反对将目前的灵活工时制累计不超过三个月的时间限制延长。

微信图片_20190707151437.jpg

“灵活工时制”是几个棘手的问题之一,这些问题使“韩国民主劳总”中止了加入今年年初由文在寅总统的改革派政府建立的新三方委员会。

这个新委员会同意一项立法法案,其中包括两个不相容的条款:一个是新的缩减工时计划,另一个是新的附加条款:将一些工作的工作时间延长到每周64小时且没有加班费,但累积每年不超过六个月。

这一法案使局势变得紧张。

政府在没有征求“韩国民主劳总”意见的情况下,通过三方委员会将该法案强行提交立法机关。

“韩国民主劳总”认为,该法案一旦颁布,将为企业开辟一个后门,迫使工作时间更长,而不是缩减工时。

到2020年,将工时减少到每年1800小时,这个目标已经无法实现。朴槿惠和文在寅政府都无视四年前达成的工时协定,显然以每周64小时的工时制政府无法达到协议的目标。

自2017年5月文在寅上任以来,韩国已将最低工资标准提高了29%,达到8,350韩元(约合人民币49元)。该法案将一些定期奖金和福利津贴列入到2018年的最低工资标准中,韩国民主劳总谴责了这种变相降低最低工资的举措。

微信图片_20190707151443.jpg

这个激进的劳工组织也对立场更为保守的对手(即“韩国劳总”)的举动提出质疑,对方因考虑企业的不满,允许更灵活地运作52小时工作周计划。

这些关切促使“韩国民主劳总”领导人在3月和4月冲击了该法案的国会听证会,并与警方发生了几次冲突。除金明焕外,冲突还导致“韩国民主劳总”的其他三名领袖被捕。

微信图片_20190707151450.jpg

韩国民主劳总曾经和文在寅政府保持良好关系。但在关键劳工问题与当局发生冲突后,该组织开始明确反对这个自由派政府。

该劳工组织计划重新定位它与政府的关系,但表示将在稍后决定是否继续参与政府委员会(包括最低工资委员会)讨论劳工问题。

工资委员会,包括商业和劳工代表以及外部专家,正在审议明年的最低工资水平,同时呼吁冻结小时工资。

金明焕的被捕或将结束“韩国民主劳总”与文在寅政府的合作。

“韩国民主劳总”计划在7月举行全国罢工,抗议当局对金明焕的拘留。

微信图片_20190707151455.jpg

注:一部分图片来源于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4

主题

124

帖子

44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46
 楼主| 发表于 2019-7-7 15: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任何一次革命起义,不论它的目的仿佛距离阶级斗争多么远,在革命的工人阶级没有获得胜利以前,都是不免要失败的;任何一种社会改革,在无产阶级革命和封建反革命没有在世界战争中较量一下以前,都是要成为空想的。
         马克思:《雇佣劳动与资本》(1847年12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6卷第474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