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08|回复: 0

掩盖阶级矛盾、挑唆民族宗教矛盾--面对恐袭我们更应警惕资本拜物教

[复制链接]

563

主题

756

帖子

257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70
发表于 2019-4-26 23: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掩盖阶级矛盾、挑唆民族宗教矛盾--面对恐袭我们更应警惕资本拜物教
[color=rgba(0, 0, 0, 0.298039)]原创: 壬岷    草根微刊   2019-004-26
文/伍思

最近,斯里兰卡发生9次连环炸弹袭击,其卫生部长表示,这起袭击由本地激进穆斯林组织NTJ策划。当地时间23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称对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负责,但并未提供直接证据。

而上个月,新西兰在清真教堂发生的屠杀,造成了97名穆斯林死伤。这两起都跟宗教有关的尤其是都跟伊斯兰、穆斯林、清真有关的重大伤亡事件,不禁让人将恐怖主义和穆斯林联系了起来。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但是,面对如此大规模的平民被杀,我们可以心疼新西兰,可以心疼斯里兰卡,但恰恰不能将恐怖主义和穆斯林划等号,如果你真的这么想了,就中了某些国家某些人的圈套。

把真正的危机根源隐藏在民族冲突之中,看你们底层之间相互仇视、杀戮,而自己坐收渔翁之利,这是他们蒙蔽民众的一贯操作了。

民众中招,民族主义泛滥

这些操作正让不少普通民众中招。在现实中,极端穆斯林,清真泛化的现象已经很普遍;在舆论上,大量穆黑占领着话语权,反穆心理已经从大V身上直接转移到普通民众身上。

极端穆斯林和穆黑其实从实质上是一致的,极端穆斯林袭击无辜的普通人,而穆黑呢?反过来咒骂全体穆斯林。可以说,这都是让普通民众反感、仇视穆斯林的一种手段。

的确,我们不能说“一切穆斯林都是善类”,但也并不是一切汉民族都是好人,更不能说一切美国人都是救世主。对于那百分之几的极端分子和千分之几的恐怖分子,自然必须严厉打击。但很显然,在中国互联网上咒骂所有穆斯林却是不当之举。


事实上,和穆斯林过节更大的是西方国家,西方与穆斯林国家的矛盾才是主要矛盾。要知道,他们既有宗教冲突,又有侵略者与殖民地的冲突,还有石油和经济冲突。西方本质上是扼杀穆斯林世界的,而我们跟风穆黑又是顺了谁的心?

试想,为什么基督教堂比比皆是,“大汉族主义者”却视而不见,整天去统计清真寺数量呢?在文明时代兴建宗教大量设施,包括基督教堂、清真寺、佛教寺庙等等,的确是应该反对的,但一定要一视同仁。

而且,现在除了伊斯兰的问题以外,民族主义开始把手伸向其他少数民族了。到我国北部、西部的少数民族地区走一走,在许多蒙古族聚集的地区,成吉思汗的认同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认同,甚至超过了毛主席认同。但民族认同(主要内容为族群认同与文化认同)和国家认同并不是平等的,国家认同必须高于民族认同。

说到对少数民族的歧视、仇恨,不得不说的正是大汉民族主义。这两者恰恰是一个事物的两面,黑穆斯林的另一面是捧大汉民族。

近些年来,大汉民族的鼓吹者也不在少数,搞出了许多奇葩活动。打着“女德”的名号实际上给女性学员洗脑,还恢复了“三从四德”、“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这都是什么时代了?汉民族的传统文化是拿来这么用的吗?


除了这个,各地的读经活动已经变成一个形式主义的躯壳。有些企业还鼓吹汉族传统,让员工下跪,一到年底就给公司员工发《子弟规》,美名曰传统文化学习,实质上就是把老板当皇帝,把员工当奴隶。最近,关于复兴汉服运动也在网上讨论的十分激烈。试问,工厂里流水线上的女工穿上汉服之后,真的还可以活动吗?复兴汉服,说白了还是有钱人的玩乐,而不论“汉晋”。

民族掩盖了我们都是工农的实质

所以,不论是绿化也好,反穆也好,汉族主义也好,这些都是上层编造的谣言,为的就是实现底层相互仇视,鹬蚌相争谁得利?

事实上,我们看到的很多极端分子同样来自底层群众,他们的生活同样很苦逼,只是说,在整个社会风气的引导下,少数人拿起屠刀对准了自己人。但要知道的是,绝大多数穆斯林群众都是善良的,都是爱国的,都是珍惜民族团结的。只是广大的普通的穆斯林群众在日常生活中是很难接触到,我们一定不能用个别的甚至别的国家的个别现象,去否认整个穆斯林群众。

其实,“民族团结”恰恰并不只是“政府—少数民族”之间的互动,更重要的是基层民众之间的自主“团结”。

要想实现真正的民族团结,各民族和睦相处,我们反而不能一味地各民族自我抱团,因为,那反而使我们共同的敌人洋洋得意。我们要做的应该是尊重各民族差异,实现各民族底层人民的团结,毕竟,底层人民的利益是不分民族差别的一致。

上世纪50年代,《人民日报》刊登了归绥市回族妇女佟玉珍和汉族妇女张守莲重新在一口井里打水的故事。他们两家之前因为用水习惯起了矛盾。归绥回民自治区成立后,佟玉珍开始反思自己行为,主动向张守莲示好。于是,双方开始互相尊重风俗,互相贺喜、帮忙,共同参加政治学习。最终,佟张二人成为重新在一口井里打水的融洽邻里,也成为了“民族团结”的典型。


毛主席在1956年会见印度尼西亚国会议员代表团时也指出:“宗教是会长期存在的,这是人民的感情。我们不能用行政命令取消或废除宗教,只有人民觉悟了,才会不相信宗教。伤害人民的宗教感情是没有好结果的。”

人民觉悟的基础是人民的生活水平的提高。为什么南疆的动乱频繁?恰恰是因为当地的经济条件太差,百姓不能安居乐业。无所事事的人越多,社会治安能稳定吗?就算在内地,也是这个道理。

社会主义的民族和宗教

即使现在的民族问题看起来这么复杂,但毛泽东时代,那是一个中华民族大团结的时代,五十六个民族紧密的团结在党中央的周围,共同建设伟大社会主义祖国。

藏族的班禅,维族的包尔汗,蒙古族乌兰夫都是共产党的好朋友,为中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做出了重大贡献。新疆的库尔班大叔骑毛驴进北京,藏族女歌唱家柴旦卓玛一曲《北京的金山上》,蒙古族的草原英雄小姐妹,朝鲜族的歌曲《延边人民热爱毛主席》成为民族团结的象征和佳话。

为什么当时的社会主义可以团结起这么多民族来?以藏族为例,共产党让备受农奴主压迫的百万农奴翻身做主人了!


达赖这些贵族过去压迫、剥削藏族群众,共产党来了,哪怕大多数共产党员都是汉族,毛主席更是汉族,他们还是全心全意跟着共产党,心向毛主席。因为,正是毛主席领导的“民主改革”解放了农奴之后,他们才真正翻了身,分到房子,有了工作。

只不过,“拨乱反正”后,那位“好读书不求甚解,好发言不得要领“的人物,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试图否定毛主席的民族路线,结果把民族问题弄得一团糟糕,影响深远,伤害至深,时不时的隐隐发病。

还以藏族为例,就在他在去了几次西藏之后,很多藏民就看到共产党把有些农奴主又请回来了,还给他们安排政协、人大、政府的职位,动员他们回来定居。这让普通群众寒心啊,心寒之后,藏独势力才又能占领了一些群众的市场。

总体而言,中国的民族问题是一个大问题,是一个复杂纷乱的问题。毛泽东时代曾经探索了一条可以彻底解决民族问题的路子,如果能坚持毛泽东思想,我们的民族问题、宗教问题会像今天这样严峻吗?

我们必须要重新反思现在的民族问题。归根结底,不解决我们的发展到底是为什么人的大问题,各民族的底层群众不能团结起来一致与剥削、压迫我们的资本家作斗争,民族问题就得不到最后的解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