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37|回复: 0

列宁在1905年俄国革命中反对机会主义的斗争

[复制链接]

74

主题

126

帖子

44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48
发表于 2019-4-23 10: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列宁在1905年俄国革命中反对机会主义的斗争

来源:激流网 2019-04-10



1. 革命的爆发和策略路线的分歧

列宁在一九○二年已经预言;“历史现在向我们提出的当前任务,是比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的一切当前任务都更要革命的任务。实现这个任务,即摧毁这个不仅是欧洲的同时也是(我们现在可以这样说)亚洲的反动势力的最强大的堡垒,就会使俄国无产阶级成为国际革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怎么办?》。《 列宁全集》 第5 卷,第 340 页。) 果然,在一九○五年,俄国无产阶级为推翻沙皇专制制度而进行的第一次伟大的革命搏斗开始了。

促使这次革命到来的是一九○四年爆发的日俄战事。这是沙皇俄国同日本为侵略中国和朝鲜所进行的长期斗争的总爆发。对于这次帝国主义战争,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态度。孟什维克堕落成为护国主义者,主张保卫沙皇地主和资本家的“祖国”。布尔什维克则相反,猛烈地抨击沙皇政府进行的侵略战事。列宁指出:沙皇政府实行的是“愚蠢、罪恶的殖民冒险政策”, “俄国专制制度挑起了这场殖民战事”(《 旅顺口的陷落》。《列宁全集》第8 卷,第32、35、34页。) 。列宁认为,促使沙皇政府在战争中失败会削弱沙皇制度,加速革命风暴的到来。 “军事上的破产不可能不成为深刻的政治危机的开端。”(《旅顺口的陷落》。《列宁全集》第8 卷,第32、35、34页。)

事变的发展,正是这样。战争加深了俄国国内的阶级矛盾,群众的斗争情绪迅速高涨。一九○五年一月九日,沙皇的军警在彼得堡屠杀和平请愿的工人,造成了几千名工人伤亡的流血惨案,这就大大激怒了劳动群众。工人掀起了声势浩大的罢工运动和游行示威。十月,爆发了全俄总政治罢工。在斗争中,工人群众创立了工人代表苏维埃。十二月,莫斯科工人举行了武装起义,同沙皇的军警进行了激烈的街垒战。在这一年,有三分之一以上县份的农民起来反对沙皇地主的统治。六月和十一月,先后发生了“波将金”号铁甲舰和其他地方水兵的起义。很多城市的驻军发生骚动。革命的浪潮席卷了整个俄国。为了直接领导俄国革命,列宁在一九○五年十一月从国外回到彼得堡。

革命蓬勃发展的形势,迫切要求各个政党表明自己的态度,制定自己的行动路线。一月九日事件以后不久,列宁就指出,当时的根本任务是武装无产阶级和农民,准备并组织武装起义,推翻沙皇政府,建立工农革命民主专政。在列宁的领导下,一九○五年四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伦敦召开了第三次代表大会.通过了决议,制定了马克思主义的策略路线。布尔什维克的策略,是敢于斗事,敢于胜利,把革命推向前进的策略。孟什维克拒绝参加第三次代表大会,同时在日内瓦召开了他们自己的代表会议,也通过决议,制定了机会主义的策略路线。孟什维克的策略,是害怕斗争,害怕胜利,力图使无产阶级受自由资产阶级支配,叛卖革命的策略。

革命的发展,把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在策略路线上的分歧提到了首要地位。彻底批驳孟什维克的策略路线,全面阐明布尔什维克的策略路线,这是把俄国革命引向胜利的必要条件。于是,在一九○五年七月,列宁写了著名的《 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 。在这本书中,列宁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完整地提出了无产阶级在民主革命中的领导权的学说,以工人阶级为领袖的工农联盟的学说,无产阶级民主革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学说。

2. 无产阶级应不应当力争民主革命的领导权?

孟什维克认为,资产阶级性的革命只能产生有利于资产阶级的结果,只有资产阶级才能充当这个革命的领导者,而无产阶级只能作个助手,不要力求领导和独立地展开整个民主运动,以免吓退资产阶级。

列宁批判了孟什维克的这种荒谬论调,指出:俄国的资产阶级,是封建的、军事的帝国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它的阶级地位必然使它在民主革命中表现不彻底,无产阶级的阶级地位,却必然要使它成为彻底的民主主义者,而且只有无产阶级领导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才能将革命进行到底。资产阶级希望资产阶级革命不过分坚决地扫除一切旧制度的残余,力图防止无产阶级用资产阶级革命所提供的武器去反对资产阶级。无产阶级比资产阶级更愿意使民主革命获得彻底胜利。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说来,资产阶级革命对无产阶级要比对资产阶级更加有利。列宁说:“马克思主义教导无产者不要避开资产阶级革命,不要不关心资产阶级革命,不要把革命中的领导权让给资产阶级,相反地,要尽最大的努力参加革命,最坚决地为彻底的无产阶级民主、为彻底完成革命而奋斗。”(《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列宁全集》第9卷,第36页)不这样做,那就完全离开了无产阶级的革命立场,“转到和资产阶级做买卖的立场,以背叛原则、背叛革命来换取资产阶级的欣然同意”(《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列宁全集》第9卷,第79页) 。“革命的结局将取决于工人阶级是成为资产阶级在攻击专制制度方面强大有力的、但是在政治上软弱无力的助手,抑或是成为人民革命的领导者。”(《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列宁全集》第9卷,第36、79、5页)

无产阶级要保证在革命中的领导权,必须把农民当作自己可靠的同盟军。列宁指出,由于只有彻底的民主革命才能满足农民的土地要求,因此农民能够成为无产阶级在民主革命中的同盟军,成为全心全意地和最彻底地拥护民主革命的力量,“只要给农民以教育的革命事变进程不会因资产阶级叛变和无产阶级失败而过早地中断,农民就必然会成为这样的力量。”(《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 。《 列宁全集》第9 卷,第83、45、85页。) 另一方面,“只有在农民群众加入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的条件下,无产阶级才能成为战无不胜的民主战士。如果无产阶级没有足够的力量达到这一步,资产阶级就会成为民主革命的首领并且使这个革命成为不彻底的和自私自利的东西。要防止这种危险,除了实行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民主专政以外是别无他法的。”(《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 。《 列宁全集》第9 卷,第83、45、85页。) 列宁批驳了孟什维克所提出的观点,这种观点认为,发动农民就会迫使资产阶级退出革命,从而缩小革命的规模。列宁说道:“谁真正了解农民在必胜的俄国革命中的作用,他就不能够说革命的规模会因资产阶级退出而缩小。因为事实上只有当资产阶级退出,而农民群众以积极革命者的资格同无产阶级一起奋斗的时候,俄国革命的规模才会真正开始发展起来;只有那时,才会有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代可能有的那种真正最广大的革命规模。”(《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 。《 列宁全集》第9 卷,第83、45、85页。) 无产阶级为了同农民结成巩固的联盟,就必须提出和实行彻底消灭封建的土地纲领。

3. 怎样对待群众的暴力革命行动?

在革命中应当采取什么斗争形式,孟什维克是模梭两可的。他们说还不知道武装起义是否已经成为必要,是否已经刻不容缓,最好是争取召集缙绅会议或国家杜马一类的代表机关。同孟什维克的意见相反,列宁认为,人民的武装起义,是取得民主革命胜利的最重要的手段。民主革命运动已经把武装起义提到日程上来。无产阶级政党应当竭力设法武装无产阶级和保证有可能直接领导起义。列宁指出,必须创立革命军队,“革命军队所以必要,是因为只有强力才能解决伟大的历史问题,而在现代斗争中,强力的组织就是军事组织。” (《革命军队和革命政府》。《列宁全集》 第8 卷,第528 页。)列宁号召“马上在各个地方,在大学生中、特别是在工人以及其他等人中成立战斗队。让他们立即组织三人至十人以至三十人的队伍。让他们立即自己武装起来,谁能找到什么就用什么武装起来,用左轮枪、用刀、用浸了煤油的放火布片等等武装起来。” (《给圣彼得堡委员会战斗委员会》。《列宁全集》第9 卷,第330 - 331 页。)

为了引导群众去实行起义,列宁提出了旨在发扬群众的革命首创精神、瓦解沙皇制度的政权机关的革命口号。这些口号是:举行群众政治罢工;立刻用革命手段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立刻组织“革命农民委员会”,用革命手段实行一切民主改革,一直到没收地主土地为止;等等。这些口号的精神是藐视政府和现行法律,不受沙皇政府的限制,不受现行法律的限制,由群众采用无所顾忌的手段自动地建立革命的新秩序。

在号召群众举行起义的同时,列宁反复教育群众必须抛弃立宪幻想。一九○五年八月,沙皇政府在革命的压力下,宜布召集布里根杜马,企图麻痹群众的革命意志。列宁指出:在当时的情况,参加布里根杜马,就是帮助沙皇政府欺骗人民,使人民离开革命斗争的道路。在列宁的领导下,布尔什维克确定了抵制布里根杜马的策略。事变证明,这是唯一正确的策略,在革命高涨的形势下,布里根杜马流产了。布尔什维克领导工人群众拿起武器,在十二月发动了起义。

列宁认为,必须成立临时革命政府作为胜利的人民起义的机关。这个政府应该是工人和农民专政的政府,应该实行工农革命专政,其任务是巩周革命成果,镇压反革命的反抗,展开反对资产阶级阻碍革命前进的斗争,实现俄国社会民主党的最低纲领。

在是否参加临时革命政府问题上,孟什维克认为社会民主党原则上不应当参加这个政府,而应当把政权拱手让给资产阶级,让资产阶级实行专政。与此相反,列宁认为,社会民主党在人民革命取得胜利的条件下,参加临时革命政府,原则上是可以而且应当的。这个政府应当实现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最低纲领即民主革命的纲领,并且应当续前进,为实现社会主义创造条件。社会民主党参加这个政府,一方面要无情地打破一切反革命的企图,一方面要捍卫工人阶级的独立利益。参加这个政府的主要条件有两个:一个是党对自己的全权代表们要进行严格的监督,另一个是一分钟也不能忘记社会主义的革命目标。

4. 半途而废,还是不断革命?


列宁预计,在当时俄国的条件下,民主革命胜利后,资产阶级一定会拼命夺取无产阶级在革命时期获得的战利品,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必然要为争夺政权而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列宁教导说:“无产阶级走在所有的人前面并且领导所有的人为民主制而斗争时,一分钟也不能忘记潜藏在资产阶级民主运动内部的新的矛盾,一分钟也不能忘记新的斗争。”(《社会民主党在民士革命中的两种策略》。《列宁全集》 第9 卷,第12 、33、44、24页。)

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发展前途是怎样呢?在这个问题上,列宁发展了被第二国际机会主义者所抛弃了的马克思主义的不断革命的原理,农民斗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同盟军的原理,明确地阐述了关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的理论。第二国际机会主义者及其俄国同伴孟什维克认为,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之间隔着一个漫长的停顿时期,即资产阶级专政的时期。列宁批驳了这个观点。他指出,民主革命不能触动资本主义的基础,“资产阶级革命是不超出资产阶级的(即资本主义的)社会经济制度范团的革命” (《社会民主党在民士革命中的两种策略》。《列宁全集》 第9 卷,第12 、33、44、24页。)。同时,列宁又指出,要对整个民主革命“都刻上无产阶级的标记,或者说得更正确些,刻上无产阶级和农民的标记” (《社会民主党在民士革命中的两种策略》。《列宁全集》 第9 卷,第12 、33、44、24页。) 。“我们将用全部力量去帮助全体农民实现民主革命,从而使我们无产阶级的党更容易尽快地过渡到新的更高的任务即社会主义革命。”(《社会民主党对农民运动的态度》。《列宁全集》第 9 卷,第222页。)列宁把民主革命比作第一步,把社会主义革命比作第二步。他说:“我们必须尽快地走过第一步,必须尽快地结束这一步,争得共和制度,无情地击溃反革命,并打下走第二步的基础。” (《社会民主党在民士革命中的两种策略》。《列宁全集》 第9 卷,第12 、33、44、24页。)在《社会民主党对农民运动的态度》这篇论文中列宁说道:“我们将立刻由民主革命开始向社会主义革命过渡,并且恰恰是按照我们的力量,按照有觉悟有组织的无产阶级的力量,开始向社会主义革命过渡。我们主张不断革命。我们决不半途而废。”(《列宁全集》 第 9 卷,第221页。)

5. 对1905年革命的两种估计

俄国革命在十二月起义失败后,逐渐由高涨时期转入退潮时期。从这个时候开始,对于一九○五年革命应该怎样评价,应该怎样来接受这次革命的经验教训,布尔什维克又和孟什维克发生了根本的分歧。

孟什维克的代表人物普列汉诺夫埋怨“不合时宜”的政治罢工,说它引起了武装起义,就什么起义失败的情况是“不难预料”的,“本来就用不着拿起武器”,这是“游戏的冒险性”等等。列宁针锋相对地指出:“正好相反,本来应该更坚决、更果敢和更主动地拿起武器,本来应该向群众说明单靠和平罢工是不行的,必须进行英勇无畏和毫不留情的武装斗争。”(《莫斯科超义的教训》 。《列宁全集》 第11 卷,第l53 页。)

普列汉诺夫还恬不知耻地把自己同马克思相比,说马克思在一八七○年也曾阻止过巴黎工人的起义。列宁指出,马克思在一八七○年九月即巴黎公社成立半年以前,已经警告过法国工人,不要举行尚未成熟的起义。但是,马克思最重视的是群众的历史主动性。“当群众已经起义了的时候,马克思就愿意同他们一起前进,同他们一起在斗争过程中学习,而不是训诫他们,向他们打官腔。” (《长· 马克思致路· 库格曼书信集俄译本序言》 。《列宁全集》第 12 卷,第104 页。) 列宁说,马克思对待决心冲天的无产阶级,是以实际的顾问,以群众斗争的参加者的姿态出现的。巴黎公社失败后,马克思仍然热情洋溢地歌颂公社的业迹,他说:“工人的巴黎及其公社将永远作为新社会的光辉的先驱受人敬仰。它的英烈们已永远被铭记在工人阶级的伟大心坎里。”(《法兰西内战》。《马克巴恩格斯文选》 (两卷集)第l 卷,第522 页。)而普列汉诺夫又是怎样呢?列宁指出,普列汉诺失在俄国工人十二月武装起义以前,并没有发出过任何瞥告,当起义已经失败了的时候,他却又嘀咕什么“本来就用不着拿起武器”,指责革命的群众。机会主义分子普列汉诺夫怎么能同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马克思相比呢?真是有天渊之别!

一九○五年革命失败以后,孟什维克和资产阶级自由派一起对革命横加诬蔑。针对这种情况,列宁写道:“对我国革命的估计问题决不只有理论意义,而且有最直接的现实意义。”“为了使动摇不定和意志消沉的人取得教训,为了使背叛和脱离社会主义的人感到耻辱,我们要公开声明:工人政党认为,群众的直接革命斗争,一九○五年十月斗争和十二月斗争是巴黎公社以后伟大的无产阶级运动,只有发展这种形式的斗争,才能保证未来革命取得胜利,这些斗争的榜样应当成为我们在教育新一代战士的工作中的灯塔。”(《谈谈对俄国革命的估补》 。《列宁全集》 第15 卷,第43 页。)

列宁深刻地总结了一九○五年革命的教训,指出:只有群众的革命斗争才能根本改善群众的生活;仅仅破坏或限制沙皇政权还不够,必须把它消灭;只有无产阶级才能成为民主革命的领袖,无产阶级必须孤立资产阶级,和农民结成巩固的同盟,才能取得民主革命的胜利。

在一九○五年革命中,布尔什维克和俄国无产阶级到了巨大的政治锻炼,取得了丰富的斗争经验,革命群众创造了无产阶级政权的雏型,即工人代表苏维埃。后来,列宁指出,一九○五年革命是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的总演习。而在这次革命中,列宁所写的《两种策略》一书,则奠定了布尔什维克的策略基础,武装着党和工人阶级去继续进行革命斗争。

本文来源:《列宁反对修正主义、机会主义的斗争》,郑言实编,人民出版社1963年6月第1版,激流网编辑部整理录入,有删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